luwenronon

生活状态

每一年结束的时候,总希望用一种方式来总结一下上一年,或者草率点就是回顾一下。往往会掏出来日记或者照片,或者那些印象深刻的出行啊什么的。然而这样,却常常会丢掉了一种状态,名曰日常。

比如现在的我,经常回忆起2017年的年初,有阵子每天夜里十二点跑去7-11买牛奶。那会儿银联做活动,要一早去买才会既有名额也有生产日期不错的牛奶。于是每次带上2个手机去,一下买十几盒,回到家再把牛奶整整齐齐的码放在冰箱里并且充满成就感。

那会儿是初春,每到夜里十一点五十左右,就穿了短裤下去找一辆小蓝一路荡下去,清楚的看见福今路清晰的无人夜色,还有路灯从树叶间穿过在地上洒下的斑驳。有时候还没有新货,就得多跑两家,或者是丝绸大厦下面的,或者是在东峻广场的,也有时候正好遇到送货, 也需要等久一点人家上架。还有时候运气不好系统问题,就只能灰溜溜的回家了。但是总体来说,那阵子每天都有牛年喝,觉得很是踏实。

这样的状态大概持续了一个月。到了今天,当然已经不再可能重复。小蓝已经死亡(哈,当然这个倒无所谓)。开始终于落实早睡的我也不太再可能每天夜里跑去买牛奶,何况娃儿们还不太敢喝,就算喝的话我回头也会直接去买大罐的吧……

说这些,其实是想说一种状态,一种日常的其实不值得被记到日记里或者两天下来就一个词带过的状态,如果时间久了,在回忆的时候也往往不会想起的生活状态,也许是重复了一周,或者更长一点的时间,但是不起波澜的,就是那么容易被轻轻擦掉。

比如说某阵子习惯了吃完饭打会儿游戏,不过时间也不长技术也不好,淡出的是为了耗掉一些时间,然后某一天说不打也就不打了;

比如有阵子追个剧儿,其实也不是那么好看的不能错过,只不过毕竟看了下来就每天看上两集然后某一天忍不住看了剧情全介绍;

比如某阵子天天都要刷一遍某个APP,对某个领域的新闻一下了如指掌,但是这个需要的更新度太高了,有一天说弃坑就弃坑了;

比如有阵子开始看网络小说,看了个还不错的就继续看下去,遇到不太行 的也“反正来看都看了”,看到最后发现前面的都不记得了;

所以,亲爱的娃儿们,你们更加是这样的吧,比如有阵子每个周末都要去少年宫学音乐;有阵子每周都要去跳舞;有阵子在家在每天都要玩磁力棒,或者每天都要玩过家家,或者每天下课都要玩弹珠或者摇摇车,或者一阵风一样的开始玩飞机或者别的……

或者,遇到了某个小伙伴,然后又不再遇见。

所以,其实正是这样看起来直接拔掉都不影响人生大事的环节们,才丰富了我们的生命呢。

一个下雪的故事

那个早晨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啊?原来是外面阴沉沉的天让他恍惚了时间。

第一下想的是要迟到了,然而一闪念间他抓住了自己心底的那瞬间爆发开的期待:这个季节能有这么厚的云,一定是——赶忙到窗口拉开窗帘,果然,窗外已经铺满了白色。

他洗漱穿衣,然后赶忙出门。那曾经在梦里想过的情景,居然就真真切切的来到了面前。


第一个去的地方,是高中母校。虽然路上花了足足两倍的时间,但下车的刹那,熟悉的感觉还是扑面而来。黑色的大门上缀着的雪块,主干道灌木整齐的模样,全部都和高三那年那场雪时一模一样。他不徐不慢的进到大门,当指尖触到冰冷的雪时,时光的扭曲才回复过来。他微眯着眼睛,开始一点点回忆起陈年旧事,努力拼凑那个突如其来降雪的高三早晨。这竟然已经是几乎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些细节当然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大家一起打雪仗,在雕像上放了大雪球,还有把教学楼门前叶子上的雪花抖的漫天飘。其实玩的方式和小孩子一样嘛,他不禁想。

那时候的自己呢?应该还是会应景的唱两句“雪,一片一片一片,诉说着你我的缘份……”吧。那么,她有没有迟到?自己有没有等她?那天上了什么课?那天有没有写纸条呢?或者是借机约她呢?后来过了多久才期末考试的?那个寒假是怎么过的?那张贴着落雪邮票的信,自己最后收到哪里去了?还是在那次争吵中还给了她?

当然都不记得了。

后来,他沿着操场走了一圈。鞋底有点厚,其实感觉不到踩在新下的雪上面吱呀吱呀的感觉。远处看到有年轻的少年与少女牵着手在操场上走,然后抱在一起,他微笑。

其实下雪天还是很冷的啊,也只有少年时代,火气旺,一点也不会觉得,真好。


然后,去的是当年和她道别的河边。忘不了的那个场景,当然是本来约出来放烟火的那次,她告诉自己心里有人的失落。其实,更加准确的说是失觉,视觉听觉味觉触觉一下都停住了一样。过了这么多年,那种感觉早已经没有了,他只是深深的记住了当初自己描述那个瞬间的这句话。那一天的后面,他说了很多话,比平时都要多,听起来像在宽慰和恭喜她,对自己是茫然四顾的划刀子。不过现在想来,彼时年轻幼稚的自己,必然也隐瞒不了话语中失去颜色的虚弱。

送别她之后,他在包里还找到一束电光花,一路往家里走一路燃,真像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啊~,他又笑笑。现在的河边,一点也不好看,枯水期露出大片河里的淤泥和一些垃圾,估计没人愿意来的吧。要约会,还是在商场里好,捧上两杯咖啡,就算是听到让自己心碎的消息,也可以赶紧喝多两口,盖盖眼泪暖暖心。


最后,他去了初中时班长的家楼下。说起来他和初中班长虽然坐过同桌,但并算不上出生入死的铁哥们。只是在初三下雪的那个傍晚,他去班长家拿卷子,楼下的那条巷陌灯光温暖,各种餐饮的香气在寒冷中化作实质,深深的氤氲在记忆里,让初三的压力都隐约化成了希望,于是画面就特别的暖,特别的浪漫。直到今天,他还觉得那个场景如果能拍下来,一定可以上个舌尖上的年味什么的,最不济,做个贺卡,明信片也好。

差不多已经是傍晚,那条巷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星星点点的摊贩支起摊位,灯光一点点亮了起来,只是更新换代的LED灯一下少了很多味道。看来回去要P一下色温啊,他笑了下。也不知道班长搬走了没有。应该早搬了吧,甚至没准都在国外了。


许多年之后回想起这个早晨,他总觉得那是这座城市送别自己的礼物。这十年来,在三个城市间奔波,本来就是聚少离多,原本均衡的三等分,早已经渐渐退化成锐角。到后来,回来的意义只剩下参加少年好友们的婚礼和家里老人的葬礼。然后,他也竟然转眼到了30岁,开始习惯把城市的风景看成平面的照片,习惯了在大多数场合都内心毫无波澜,看透了所谓青春年少的单薄,还有所谓美好回忆的虚妄。在南方那座不下雪的城市,冬如秋,叶长留,习惯了没有四季,少一些感慨,也是好事。

下一次回来这里,并不知道会再是何年何月。

那个窗口凛冽的北风,在晚自习第二节课打铃的时候,是不是还吹的那么急?

当初他们三个人之间漏掉的几张纸条,是不是藏了一个重要的秘密?

那会儿特别当回事然后一起行动的平安夜,是不是有另一种可能性?

听说了她结婚的消息,是谁把她的长发盘起,谁给她穿的嫁衣?

如果不是当初死守所谓的约定,后面的命运里,会不会有那么一丝奇迹?

就让这雪,盖上一切痕迹。

独自

前楼后楼。

一年前的搬家日

“大家一个个的都走散了。

然后就下雪了,好大好大。”

傍晚雨歇
站在不会再站在的窗口

孤单的伙伴

这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日子。

新闻上报道的,是凯特王妃添了小宝宝,是甘肃定西的地震,是斯诺登还滞留在俄罗斯。

世间大事,莫过生死。

 

刚进校的时候,觉得她很好看啊。眼睛大大,笑起来睫毛弯弯,短发乖巧,干净的面庞。

军训刚结束,选班委了。于是她给了一张画的漫画,选我为文艺委员吧!

啊,好啊。画的不错啊。

然后,不多的交集就是出黑板报。记得那会儿,她和刘晨莹几个人是出黑板报的主力军。我有参加过几次,所以也觉得,她还是蛮厉害的。

再有,就是运动会的时候写稿。那会儿传纸条,起草我们方阵走过主席台的口号,还记得她回传给我:OK,采用了~~~

 

之后见到她,是回合肥大家相聚,某一次在鼓楼门口的偶遇。那已经是差不多2010年了,毕业聚会越来越少的我们,很多人之间都已经是数年不见。

死党在老地方见,看到她:咦,那不是谁谁谁么?

于是上去聊天。说起来,原来是类似的方向与专业呀。

之后就会有在QQ上聊天。她说要争取尽快把自己嫁出去~30岁以前把孩子搞定。

然后谈到爱情。她爱上了一个军官。

“军婚呢……所以压根就没说出来。”。她说。

是啊。真是头疼啊。

 

再后来,我11年夏回了合肥。然后她给我打电话,和大家一样。我很意外~~~

“就是高中时候 很没有归属感啊。”

“就感觉自己没有圈子和要好的朋友啊。”

觉得那么阳光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么艰辛的过往呢?

之前是会聆听和劝说,后面也和大家一样不耐烦。

尤其是那次放完鸽子之后。

每个人在不同的圈子里,大家拉着彼此的手,相互凝视,就忘了回头看自己的背后,还有没有孤单的其他伙伴。

 

到我走之前,有一次忽然想起她。她已经很久没有再找人抱怨。不知道她怎样。想着可以顺便帮孙毅讨钱,就在Q上问她,她说她在开一个淘宝店,现在的东西还少,等我弄好了,欢迎来买几个噢!

好啊。

可是等她发给我连接,我觉得不是我喜欢的style啊,所以也就没有买。

就像之前给我推荐的《移魂女郎》,我也没有看。

 

之后,我去上海,在合肥,和朋友们相见,还常常说到这个事情。

都是作为笑话来说的。

现在想来,虽没有多么的说罪大恶极,挂着些内疚肯定是免不了的。

高中的回忆已经很遥远,只剩一些残存的记忆。

朋友们相聚之时,无忧无虑的聊天,竟然是对这些记忆的最后温习。

 

就像杨叶说的,这些年来,耳边听到的都是高中同学们结婚生子的好消息,从来没有想到也想不到死亡这样的消息会距离我们如此近。

然而,生活在这世上,如果真的未必幸福,那么离去也未必不好。

从此之后,再说起毕业多少多少年之际,我们会想到,有些人,已离我们远去。

还剩下的,她画的那幅画,当初的她,阳光而无忧无虑的样子,也只能祝愿她在天堂,不要再孤单。

当你期待的

当大团圆结局到来,书合上最后一页;
当精彩的系列影片,不会再有续篇;
你依然在满城寻找,却听不见当初被震撼的那段旋律;
你走遍大街小巷,也寻不获曾经绝杀味蕾的那碗面。

嘈杂混乱的城市,不复记忆里湛蓝的天;
约定重聚的日子,被推后了一年又一年;
你有些记不清那个感人故事里琐碎但重要的细节;
你见不到那个头像亮起,曾喧嚣热闹的博客再也没更新一篇。

寻不到,见不到,等不到;
当你期待的,再也不会出现;
抓不住流逝的时间,听不到想要的答案,连期待本身都已不再期待;
一切,都将离去,不会有道别。